“也许是野惯了,我还挺中速食恋爱这邪的” | 创意人眼中的100种爱情

大家好,我是马六甲张海霞。

前阵子有篇爆款文章,抛出的话题是“写公众号的人不配有爱情”。热闹讨论之余,我们也还蛮好奇创意圈同行的感情现状。

于是,拉着亲朋好友和我们百万微信粉丝一起做了个“创意人感情自白书”的征集,收获了很多故事,引发了不少思考。

世间百态,爱是个名词,前面可以加无数形容。

创意人的爱情可能没有创意,但太阳底下的爱情形状,绝对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。

*我们为你准备了一份七夕特供神秘礼物,没兴趣唠嗑故事的朋友可直接拉至文末。



“也许是野惯了,我还挺中速食恋爱这邪的


打小受到西方摇滚乐毒害(大误),常年混迹小酒馆,没有稳定的交往对象。演出结束约个看对眼的姑娘续摊宵夜喝酒,一切自然发生。

有次和一姑娘聊挺欢,对方白白净净的挺标致,没化浓妆,像个小孩。一来二去地便留了联系方式,平时偶尔侃两句见见面,从生活琐碎聊到感情过往——行吧,这俩人还都挺渣。


而后发展就像电影快进,我挺草率地约她吃饭,顺便告了白,而后确认关系,日子过得与普通情侣无异,眼看着浪子终于要回头了。

7月16日,凌晨两点四十,找不着她人了。说是共同的男性朋友情伤找她去喝酒,就没了下文。打电话给朋友,也不接。

第二天下午四点,姑娘回了句微信:“昨晚喝多了。”


我没追问太多,可这感情也没捱得过两周,就到头了。


或许是野惯了,我也还挺中“速食恋爱”这邪的。


——大猪蹄子 男 运营 26岁

约了玩滑板认识的小哥喝酒,因为澳洲不能在公共场所喝酒,我们就买了酒去他家。那时他室友已经睡了,我们坐在他房间地上。

交谈中得知,他是新加坡人,七年前跟爸妈移民来到澳洲,现在在墨尔本工作。他有一只叫coco的猫,两把吉他,喜欢听金属摇滚,本人很犬系,会说一点点中文。聊天过程中有几次他想用中文表述,但因为不大会说最后还是切换成英文,那模样蛮可爱。

聊到一半他去上了次厕所,我不知道要干嘛就去撸coco。他回来时看到我在撸猫,轻轻笑了声,坐在了我身后——我撸猫,他撸我脸……当时真是虎躯一震。

——凯特 女 广告研究生在读 23岁

“过了35岁,催婚、逼婚、介绍相亲的都放弃我了”

单身28年,我很好奇我身上有什么特质让人畜俱散。


——z 女 28 策划 


我们都市中年妇女,小幅度运动,听一些古早音乐,反复观看经典情景喜剧,开始喝茶煲汤,吃时令水果,把自己照顾得心宽体胖,再也没有为爱情流眼泪。

——柴柴 女 23 新媒体运营

我在公司捱了6年,最近大家都知道我们快要上市了,来恭喜我,可是“号称上市”到“上市”再到可以套现,中间还有很长时间。

我看的很开,互联网啊、电商啊这些行业泡沫大,会吹牛的人太多,早就免疫了。

我早就没梦想,也不怎么拼了,下属请假说出去旅游,我笑了笑也批了。谁不是一门心思想出去玩,我也想啊。

其实过了35岁,催婚、逼婚、介绍相亲的也放弃我了,去年妈妈去世了,爸爸作为男人更不好说我什么。

没有喜欢的人,最近一次心动可能还是去一个小酒吧听地下乐队唱歌。

也不是不喜欢男人,但是我怕麻烦,家里一个人清清静静很好,我觉得那些能在男女关系里获得开心的人,都是有牺牲精神的人,我不想牺牲我的时间精力来应付男人。如果两个人没有一个人自在,我是不愿意牺牲的。

吃得很清淡,酒也沾的很少,大吃一顿三天都缓不过来。

可能一辈子就这么下去了吧,也挺好的。

——海平面的柔顺剂  女 37岁 电商公司创意总监

“有房有猫有狗,准备30岁之前代孕咱俩的双胞胎”

喜欢一个男性朋友九年了,一起看戏剧节一起出去玩,一起吃饭看电影。

但是无任何暧昧。他也不是gay,感觉他是无性别的。感情一直空白(起码我看到的是)

表白过也绝交过,他反正就是“友谊万岁”。

后来忽然想通了,可能人家修仙了,我还记挂那点事倒显得小家子气。

现在还是喜欢他,是家人一样的喜欢,也是一种无可奈何吧。

如果他哪天想通了愿意回到人间,我也是可以配合的。他如果一直就真的飘着,我也可以忙我的。

——宫二 男  32岁 文案


Gay,和对象异国两年半,他从美国毕业回国后,我们定居杭州,目前有房有猫有狗,经营着咱俩第一个小生意,准备30岁之前代孕咱俩的双胞胎。

——蔓延  男 28岁 新媒体运营

前女友是设计师摄影师插画师美术老师……很多头衔,而我是写东西的。一个写一个画,现在想起来,还是天作之合。年龄上我们差10岁,聊天却从不会冷场,永远都有共同喜爱的人与事物。

跟设计师在一起真的是既纠结又幸福,你会看到她对设计、美感上的许多执着延伸到生活中来,性格又有些孩子气,总是坚持她认为好看的、值得的东西,即使实用性不高,但是就是喜欢,没有道理的,就跟我喜欢她一样。

有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做一些事情,我出文字,她出设计,但是就是这些时候,我们会经常吵架,彼此都坚持自己的专业水准和做事方式。后来我们甚少在一起做一些共同的项目,都是我安静地看着她画画,或者我写完了关于她的小说,会拿给她看看。

后来我们还是分开了,分开的原因很多很多,我也并没有缓过来。但的确,她值得比我更好更好,好太多倍的人。

——小猪佩奇 女 27岁  写字的

“再也不会蠢到暗恋同事”



23岁暗恋隔壁办公室的经理,他人特别好,也不确定是不是回忆滤镜造成。

有次尾牙喝醉了,我在他家借宿,他把我安排好就自己去朋友家住了。

现在七年过去了,他还在那家公司;我早就不知道换过多少工作了,男朋友也谈过好几个,再也不会蠢到暗恋同事。

某次老同事聚会又碰到,他孩子都上幼儿园了。我真的非常轻易就说出了:当年我还挺喜欢你的。

因为心理有优势了吧,毕竟我现在混得挺像个人的。

他倒是很淡定,无事人一样。只是我忽然有点后悔那个晚上没发生点什么。会不会人生轨迹会不一样。

—— 张三丰 女 30岁 策划

“管它是追求还是性骚扰,惹不起就快跑呗”

实习那会儿的上司是个还算有点才气的男人。单身,听闻是个浪子,对身边很多妹子下过手。

一开始每天毙我报题的时候,看起来还算正常。直到某天深夜突然给我分享自己的私藏歌单,还说些言语暧昧的怪话。

之后,几次部门聚会散场后都要约我单独留下来陪他走走,虽觉得尴尬但又碍于情面没有拒绝。(现在想想可能还是自己不够决断吧。)

中途他找了各种契机摸手、揽腰,虽然没发生什么更出格的事儿,但也足够引起我反感了。

实习没满半个月,我就离职了。没听进他的各种道歉挽留,还拉黑了他所有联系方式。

前阵子国内#Me too掀起热烈讨论的时候,就有人提出“如何区分追求和性骚扰的界限?”说实话,还蛮难的,毕竟你还真别指望能摸透浪子的真心。我比较怂,惹不起,就快跑呗。

哦对了,听说后来他很快就把到了一个很正的妹,过得还挺好。

——蛋饼 女 21岁 记者

我有一朋友,30多岁,北京大飒蜜,长得还不赖,事业也还算成功。不谈正儿八经的恋爱,只对小鲜肉下手,不走心,只走肾的那种。

别人的私生活的确没啥好指指点点的。所以每次她在群里大肆宣扬最近又睡了哪个新来的实习生,我们也只是跟着起哄笑笑。当然,这个故事如果换另一个人来讲,可能就会变成职场性骚扰。

有时,她也会突然来私聊我:“我是不是生理或心理有毛病啊?”

可把我给问懵了,怎么答都不是。

也只能回: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——流星雨 女 35岁 创意总监


“死也不会告诉老公,我曾经做过情妇”


我21岁还没毕业就在一家一线城市的媒体做平面,当时我的设计总监还追我,同事们都在起哄,说我们非常登对。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大二就跟老板在一起了,在老乡QQ群认识的。

随后我在这家公司待了5年,我不是给自己开脱,我下班最晚,干的活最多,因为我自以为是隐秘的老板娘。据说同事们五年来都不知道我和老板的关系,但是老板说他老婆知道,只是不闹。

后来我死心了,老板是不可能离婚的,他老婆太厉害了,吃他死死的。

等我一死心我就非常快地和高中同学结婚了。现在我在老家,老公很疼我,我拿着200万分手费开了家广告公司,孩子都半岁了。

没人知道我的过去,我看上去就像一个从大城市归来、非常成功的人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这些年,最大的收获是专业能力过硬,并且我算是非常懂男人了。

其实想想我才28岁,却感觉活了两辈子一样。

我是死也不会告诉我老公或任何现在圈子的朋友,我曾经做过情妇。烂在肚子里,死也不说。

如果你问我后不后悔,我会说不后悔。

——羊羹 女 28岁 平面设计

“无论以何种状态进入婚姻,实质都是先上车后补票”


研究生同学,毕业后前后脚到了上海。他在一家设计公司稳步升职,我们买房结婚生娃,顺其自然,也随遇而安。

一趟京都旅行之后,明明有房贷没存款,我们却仿佛没有后顾之忧地一起创业了,顺便开始了长达N年的办公室恋情。

不善表达,也是一个真·宠妻狂魔,比如每次出差都会各种给我买买买。(虽然有时候买完会出现“那个,上个月,信用卡,有点超支……”)

但随着压力变大,脾气也不可避免地更暴躁了一些。

于是三观一致、志趣同步、偶尔还会写email探讨人生的两个人,开始没完没了地因为公事吵架。一次次的小吵、中吵之后终于爆发了一次大吵。

大吵的后果一般无非一拍两散或否极泰来,还好那次是后者。因为终于有人(当然不是我)肯退一步,抛出了终极问题:还爱吗?

答案是——是的,那其它问题都可解决。

以我不成熟的看法,这个看似幼稚的问题其实是许多老夫老妻的婚姻症结所在。换句话说,认为这个问题幼稚就是问题所在。

如果说这些年积累下的心得,我想是,无论以何种状态进入婚姻,实质都是先上车后补票,永远没有一劳永逸的事儿。如果也有创业夫妻在看,我会加一句:工作上要想赢,感情上别怕认输。

——匿名啊!年龄不想说反正有点大啊!职业不好说有点暴露啊!

和老公算是半个影视同行,几乎每天都会在一起看电影,所以彼此会有一些不用解释的电影哏。

吵架的时候会说“不如我哋从头来过”—《春光乍泄》;

过年的时候会吼“大哥大姐新年好”—《鬼子来了》;

吃鸡蛋的时候会说“从前有个小朋友很滑”—《麦兜》;

对方装可怜的时候会说“你怪得边嗰”—《老笠》;

叫起床的时候会说“wake up”—《西部世界》;

问朋友八卦的时候会说“我们就想知道这个”—《甲方乙方》;

最近无聊在看《舌尖3》,于是跟对方说“你是大自然的馈赠。

——比 女 31岁 影视编导

“都是创意人,开个视频通话一起加班不就得了”

本人新媒体编辑,上来先辟个谣,外界相传新媒体编辑没生活实属夸张,至少夸张了一半吧,生活还是有的,就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。

我比较宅,周末基本不出门,因为出门没安全感,电脑放在床头睡一整天最安全,毕竟临时有啥事儿可以两眼一抹黑(估计睡久了低血糖)从床上爬起来就改。

说到这,男朋友终于可以出场了。24K纯理工科直男,他就不喜欢我临时加班。异地恋,曾经约过几次开着语音通话一起在电脑上看电影,却因我中途心猿意马赶着改稿子而扫兴收尾。

因为这破事吵过几次,后来在约好一起做什么事之前我都会提前打好预防针:“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,所以会带着电脑去找你。”

时间久了,也习惯了这样的工作、生活节奏。每天除了三次问好早午晚安吃了吗在干嘛,在得知我“在加班”的时候,他也会很自然地接一句“辛苦啦!” 

也不是光耍耍嘴皮子,还真曾想帮我分解过工作,说要帮忙找写稿素材。接过一看——喇家遗址中的一对骷髅……又是两眼一抹黑(被气笑),罢了罢了。

大概两三周前,我跟他提起七夕,他特懂:“哎,又要准备专题了是吧。” 算是有长进,毕竟刚认识我那会儿,他还误以为我对节日节点特敏感是为了暗示他提前准备节日礼物。

——高加索 女 26岁 新媒体编辑


是同学院出国班的师妹,她的老师和同学都知道我。因为是出国班,很多公告都是分开列表,唯一一次我们同时出现在一张Excel表里,是那个月的不归名单。


我曾经拉着她指着学校的月亮说“今天月亮好好看”,然后她告诉我,指月亮会被割耳朵的,同样不解风情的事情有很多。


然后她出国了,在我已经看不到的朋友圈晒新的女朋友,内容是“My wifi”,英语不好这点她一点都没变,只是变得不喜欢我了。

——希特 女 29岁 设计

活了这么久,最常收到的感情问题——“异地恋该咋地保鲜啊”


得,本人就从母胎里带出来的专业异地恋体质,今儿来答您问。

一、对方心里有没有您,您心里还没点数吗?

沉迷游戏不回信息的,出门聚会不回信息的,半夜酒局不回信息的,说句实话,大抵是因为您还没有游戏、朋友、甚至酒,来得重要。但您也别作了,毕竟您也不是您对象母上,连环call这事儿使不得。


至于工作加班这种事,都是创意人,开个视频通话一起加,不就得了嘛。


二、生活都不同圈,就别吝惜分享您的日常了好吗?

每晚和对象视频,总有一个跳不过的环节——“请汇报你的一天”。从起床到三餐到工作到可能加塞的演出展览聚会,人都不在身边了,您再不同步自己的生活,纵使对方有三头六臂也猜不到,您又因为啥破事在闹情绪了。


三、该不该去到对方的城市共同经营生活?

此题超纲,无解。若是单纯以结婚为目的而迁居,请谨慎,心碎别找我。


最后,祝隔山隔海隔大洋的各位,感情甜如蜜,生活胶似漆。

——山田苦辣 女 27岁 文案

故事听完了。

您可能得说——爱情是找不到的,所以人们才说“坠入爱河”。你不能有意坠入。

哦?那如果5秒之后就有一个让你邂逅Soulmate的机会,你会不会抱着“万一呢”的心情试一把?

值此七夕佳节,TOPYS关爱单身协会连夜为大家赶制了一款“Soulmate不自动贩卖机”,只需输入三个最能Tag自己的关键词,就有可能命中和你有着一样趣味的人。


不管是相爱相杀还是甜如蜜,缘分不都开始于若干年前的某次奇遇。

扫描二维码,开启你的奇遇之旅


配对规则:

系统会将您提交的3个关键词与其它游戏参与者提交的关键词自动进行匹配,双方互相命中至少1个关键词,即配对成功。

温馨提示:


1.关键词描述越简洁,概括性越强,越能提高命中率。(譬如:比起“铲屎官”“撸猫”,“猫”可能更容易匹配)

2.暂时没有配对成功不要懊丧,如果你愿意坚持自己的这份“特别”,请耐心等待同样“特别”的那个Soulmate;当然,你也可以尝试多变换几组关键词,给自己多一点机会。


3.你的Soulmate可能输入比较慢,记得时不时回来再试试看

4.网络交友需谨慎,TOPYS仅为大家提供沟通交流平台,但恕不能对你的幸福生活提供任何保证。


5.哦,对了,眼缘很重要,记得换个好头像:)


6.最后,虽然老土,还是祝大家七夕快乐吧

*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TOPYS所有。


特别策划/TOPYS编辑部

插画/阿花@TOPYS

H5设计/周文轩@TOPYS

开发/小宝@TOPYS


分享

Recent Articles 最新

性道德是不存在的吗?

© Crisis Magazine 利...

新闻,殖民现实生活

在一个文盲占多数、信息封闭的古代社会,媒...

我可以用八种语言说,钱不够花

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周七天不分昼夜加班加点拼命连轴转...

如果在书展,一个下午

2018年6月22日-24日为期三天的上海艺术书...

Related Stories

关注你收件箱里订阅的每日新闻